当前位置: 首页 > 美丽文学 >

消蚀的背影

来源:
中国好鼻子
发表时间:
2016-03-07

   山城重庆,在我的内心深处,虽然时代的变迁成为了行政符号里的异乡,但保存在成长起来的记忆里,永远也割舍不去这里故乡的情结,因为它永远都属于巴蜀不分家的大地。 

  前几天,一个偶然的机会,匆匆忙忙地回去了一趟,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固然,回家是不需要准备的,即便是短暂的停留,因为那里是我们当然的心灵港湾。

  在一次朋友聚会的席间,一个外地而来的朋友和大家一起谈论到山城原来的吊脚楼一点踪迹也没有了,原来古朴而浓郁的山城民居完全被大都市里的摩天大楼所淹没。他还饶有兴致地谈及头天晚上和几个本地的朋友专程去洪崖洞参观被现在的人们修筑起来的吊脚楼,在雨夜里乘着昏黄的路灯十分满足地体验了他想象中的吊脚楼。

  这里吊脚楼的风光走进了记忆之门,我惋惜地目睹了它渐行渐远的背影。

  吊脚楼对于我并不陌生,儿时的记忆里早就有很清晰的印记。但对于这里的吊脚楼,其实我也是个陌生人,细想起来,第一次见到鳞次节比如秀林般亭立于嘉陵江边的吊脚楼,还是在10多年前去重庆念书的时候,从嘉陵江边的火车站一出来,在晨雾里一眼就可以见到它站立在江边的悬崖上,很有气势和风韵。一层层错落有致的如同青灰色鱼鳞般的屋檐,在晨雾里一束束青烟冉冉升起,不断为这里的薄雾添加浓厚的色彩。如同一个很早起来嘴里抽着旱烟的老者凭江临风地观望着眼前的世界。

  它留给人们最深的记忆始终是在悬崖峭壁间的坚强和从容。山城江边的自然条件非常险峻,早期的人们在江边搭起一间间房子,几个结实的木柱支撑起整个吊脚楼的全部重量,任凭风吹雨打,严寒酷暑。如果是独自一间,走在晃晃荡荡的楼板上,似乎猛一跺脚就要倒下来。如果是一排排的吊脚楼,你挤着我我靠着你,手握着手,肩并着肩,体现着一种团队精神。就是这样的吊脚楼,这里的先人们住了两三千年。遇上洪水,大水淹漫;遇上滑坡,泥土冲埋;遇上风雨,风吹雨打。年复一年,人们总是不断地与大自然抗拒,一次又一次的战胜它,把吊脚楼修得更加牢固,更加坚强。简陋的吊脚楼是千百年来人们在贫困的经济条件下,充分利用自然条件修建的栖身之处,最能体现这里人们的顽强精神和不屈不挠的意志。

  它们背靠高山,面朝奔流的江水,正是吊脚楼的独到绝妙之处,也是夜里最美丽的景致。傍晚,夕阳西下,金色柔和的阳光照在高低错落、起伏跌宕的楼房上。夜里,远远望去,点点渔火忽明忽暗,与吊脚楼的灯光交相辉映,仿佛是远航归来的水手与家中久盼的亲人团聚前目光的交流。江水中,灯火印入,波光粼粼,宛若珍珠,一组组闪烁的光芒连接两岸,如同一条流动的星河浇活了整座充满水腥味的城市。

  每次回去,我总会去看看那些江边风烛残年的吊脚楼,或在漫步间,或坐在匆匆而过的车厢里,或站在远处隔江而望。每次见到的吊脚楼不由让我心生感叹,在城市建设的洪流中,它终究抵当不了势如破竹的力量,最后消失在越来越快的城市步伐节奏里,消失在人们无限惋惜的视线中。成为了一个记忆里孤单的背影远离而去,永远地成为画册里的图片,人们闲谈间的叹息。

  这原生态的风景,也如同我们自己心里一直想要坚守的一个世界。现实的力量总是要对它进行无情地摧毁,而我们,到底用何种的方式和毅力去呵护它而不失本色呢?也许,只有当我们一路走过,回头望去我们原来的自己,是还在我们内心,还是从我们无限叹息的远方陌生的背影里,去寻找自己已经模糊的影子呢?